配色:

字号:

第六十章小金龙

  飞机在军山机场降落,邝春明才真正地轻松下来。

  在飞机场迎接的,是C省林业厅长和军山管理局长,本来C省得知此消息,安排了主管副省长前来陪同,邝春明坚决不同意,才由林业厅长谢昆作为省政府的代表全程陪同。

  这也是邝春明的高明之举,副省长一来,就惊扰地方了,如果不让谢昆来,显得太缺乏人情味,因为这些人有不少是谢昆的领导。作为东道主不露面,就有凉薄之嫌了。

  C省林业厅在军山有个疗养院,从昨天起不再接待游客,尽管现在是旅游的高+峰期。

  那些老领导都曾经是前呼后拥之辈,对场面上的应酬乐此不疲,陈青云曾施展阴阳离合望气术观察,这些人没一人身体状况正常,什么高血压、冠心病、脑动脉硬化、颈椎病、肝硬化等等,甚至还有一个贫血的领导。陈青云知道,大部分都是吃出来的毛病。

  神仙也看不到自己的鼻子下面,陈青云就没想想自己。

  陈青云如果放开食量,估计这三十多人吃一顿,他在三餐之内就可以吃完。如果他没修练清微诀,这样吃法估计什么毛病都有了。当然,没有修练清微诀,也不会那么能吃。

  每次参与应酬,陈青云最大的感受就是没吃饱,经常要补餐。因此到了军山后,第一次的正式宴会他参与了,以后就开始自由活动。

  军山的野味很多,他最喜欢的是竹根鼠和松鸡,每次必点。因为要保护这些老干部的安全,白天他都很自觉地跟随大部队行动,晚上就成了他的天下。

  军山是共和国的摇篮,这里走出了大批的开国元老,因此军山的建设也备受关注,在这么一个偏远的山区,建成一个花园式的小城市,可见一斑。

  军山的风景非常秀丽, 峰峦叠嶂,峪壑幽深,溪流澄碧,林木蓊郁、云雾缭绕。主要景观有:峰峦、山石、瀑布、溶洞、气象、高山田园风光、原始次森林和珍稀动植物、温泉等八类。各具“雄、险、秀、幽、奇”的特色。

  来到军山后,陈青云总有种特殊的感觉挥之不去,与上次在九龙壁前类似,却又有所不同,神秘中带有欢娱的成份。

  顺着这种欢娱的吸引,陈青云在夜色中飞奔。此时如果他全力施展陆地飞腾身法的话,就是在白天旁人也别想将他认出,因此他毫无顾忌地在房ding施展身法。

  整个军山就没有高大的建筑,陈青云穿行在楼宇之间,如履平地。

  不多时来到一个山谷前,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深潭,从谷底传来沉闷的巨响,运足目力朝右边看去,一条白链挂在陡峭的石壁上。

  以陈青云此时的目力,虽不说视物如同白昼,但二十米内却能看得清清楚楚。

  欢娱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陈青云没有细想,往谷底跳去,遇有突出的岩石,便停顿一下,中间还有一段斜坡,接着又往下跳,轻松地到达谷底。

  谷底的ding+端是个水潭,足有数百亩,一条小溪顺着峡谷向外流,潭水清凉,舒适怡人。

  有了上次在故宫九龙壁前的经历,陈青云采取主动,盘膝坐在水潭边,按阴阳离合望气术的心法运转乾阳真气,慢慢地又进+入了空灵之境。

  他感觉自己飘在空中,这次没有向远方飘去,直接落到水潭中,与他同时落入水潭的还有一条金色的小龙,他看清楚了,就是上次与他嬉戏的金龙。小金龙欢快地向水潭深处钻处,一会又回到他身边,拉着他钻入水潭。

  在岸边时只感觉到神秘的吸引,而水中却能感受到一种磅薄的气势。

  小金龙拉着他来到一处石壁前,肃穆地静立,他慢慢看清楚,又是一个九龙壁,只是图案与故宫中的九龙壁有所不同,磅薄的气势也是这里发出来的。

  不知过了多久,小金龙从虔诚的肃穆中回过神来,有些依依不舍地拉着陈青云回到水面。

  这次陈青云是缓缓地从刚才的情景中恢复,水中的一切都那么真实。他想知道现实究竟如何,毫不犹豫地跳入水中,潜入四五十米后,水下巨+大的压力使他难以继续前行。

  陈青云不甘心,全力运转乾阳真气,又下潜了几米,再也无法深+入,不得不放弃。

  还是一个谜,陈青云心中叹道。

  顺利游览了三天,第四天上午,刘向阳崴了一下,踝关节肿成了一个包子,蹲在地上疼得直裂嘴,姚云上前去擦红花油,没什么好效果。

  其他的老干部见此情形、安慰刘向阳几句后继续前行。邝春明交待姚云和一个工作人员将这位刘向阳送回去休息。但刘向阳要姚云去找根拐杖:“我不回去,以后恐怕再没机会来了,我得好好看看。”

  车开过来了,刘向阳就是不肯上车,说休息会就没事了。

  陈青云在旁边看了会,被刘向阳的执着所感动,慢慢地走了过来说:“刘部长,我给你按摩试试。”

  “是小陈,又麻烦你了。”刘向阳对陈青云感激不尽,飞机上的事他心知肚明,在欢迎宴上着实敬了陈青云几杯,但他不能老挂在嘴上呀,不然姚云面子上不好看,长期的依靠还是姚云。

  陈青云给刘向阳退去鞋袜,从姚云手中要过红花油,擦在掌心,然后将掌心按住红肿处,以顺时钟方向轻轻转动,以乾阳真气发散药力,而乾阳真气只稍用一丝,不然刘向阳会有强烈的感觉。

  刘向阳只觉得脚踝处麻麻痒痒,引起全身一阵舒服。

  十分钟后,红肿已经消失。陈青云站起:“刘部长,你站下试试。”

  刘向阳穿好鞋袜,试着走了几步:“哎,不痛了。小陈,你可真厉害,谢谢你了。”大手一挥:“我们追赶大部队去。”他找到了一种当年的感觉。

  在展览馆里正在听讲解员讲解的老干部们见到后面的刘向阳,大家点头示意后继续听讲解,忽然一齐回头:“老刘,你的脚?”

  “好了,不比你们差,也不会掉队了。”刘向阳得意地说。邝春明第一个反应过来:“小陈呢?”活了几十年,崴了踝关节是什么滋味?什么后果?他们之中没人不知道,少说几天,多则半个多月,不可能做剧烈活动,走路都得小心,刚才大家明明看见刘向阳踝关节已经肿成那样,现在就活蹦乱跳,莫不是见鬼了。

  邝春明可以肯定,又是陈青云治好了刘向阳,这个陈青云,到底有什么是他不会的。邝春明腹诽着。

  “小陈还在后面给人治疗呢,真那么巧,我身边坐着的那人也是崴了踝关节的。”刘向阳急于向大家炫耀自己的健康,就没想到要等一等,说着老脸微微泛红,但转眼就正常,他怎么能为这点小事过意不去呢?

  在华夏,人们的心理就是如此的怪异:地位低的人为地位高的人服务,天经地义,地位高的人无须刻意放在心上,也无人指责;地位高的人为地位低的人做上哪怕一点点好,甚至是说句好话,地位低的人就得感恩戴德,不然就会有人说此人不靠谱、不可用。

  此时,刘向阳的心里就没有陈青云的影子,他觉得陈青云为他服务是天经地义的,就算陈青云救了他一命,也就那么回事,他的命就该有人救。几十年都是如此,不多陈青云一人。并且陈青云不是治疗他一人,至少还在为后面的人治疗,他就该做这样的事。

  因此,陈青云在为他按摩踝关节时的那一点点感激之心,现在已经荡然无存。

  陈青云却仍然在为坐在石凳子上的一位年轻的妇女按摩踝关节。当陈青云准备为刘向阳按摩时,坐在旁边的那对母女就瞪着那双漂亮的眼睛盯着陈青云,特别是那小女孩,撇撇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敢情他们已经做了同样的事情却劳而无功。接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刘向阳竟然站起身来朝前面大踏步走了。

  当陈青云也要跟随着离开时,耳边响起那小女孩怯怯的声音:“大哥哥,请留步。”

  “小妹妹,有事吗?”陈青云扭头看着那小女孩。

  小女孩跑过去拉着陈青云的手:“我妈妈也崴了脚,走不回去了,请你帮帮我们好吗?”

  陈青云为难地看看正在离去的刘向阳,刘向阳也听到后面的对话,但他只是回头看了一下,就向前走了。陈青云也没多想,转身替那美丽的少妇按摩。

  当陈青云找到大部队的时候,邝春明正在进行明天的安排:“按照原计划,我们还有三天的时间参观,现在根据大家的身体状况,明天休息一天,好好调整。如果有人愿意,可以请我们之中最年轻的成员小陈同志为大家检查、调理身体。小陈在华医方面很有见地,特别是对老年人的调养更有心得,希望大家能把握这次机会。”

  这些人什么没吃过?什么没玩过?什么场面没经历过?因此,他们只有一个希望:多活几年,好好享受这美好的生活。更有人想:以前有权,但时代落后。现在新事物不断冒出来,却只能看,真是便宜这些年轻的家伙了。

  邝春明的这番话,激活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刘向阳,他是感受最深的人,对陈青云也信心最足。当然他不能与邝春明比,因为这些人都是邝春明的工具,用来试探陈青云的工具。当然,陈青云那颗善良的心,也成了他利用的工具。

  第二天,在林业疗养院的多功能厅,中间摆了张宽大的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只枕包、一个听诊器、一个血压计。早餐后,陈青云在院子里溜达一圈,在树林中修练了半小时的清微诀,又修练了半小时阴阳离合望气术,整个大楼所有人的反应均纳入他的感受之中。

  他所收到的信息,只有好奇和质疑,但有三个人却是坚信陈青云能为他们带来奇迹,那就是邝春明、刘向阳和一个叫王诤的老头。

  当陈青云身穿白大褂、在那张大桌后坐定,第一个来的人竟然是那老头。

  “小陈同志你好,看来我排到第一了。”王诤略显苍白的脸上露出慈爱的微笑。这是一个中等身材、体形瘦削但精神矍铄的老人,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陈青云特别高兴,在这三十多人中,他对王诤是最认同的,话语不多却说了就算,不像其他的领导那样夸夸其谈。

  “来吧,我们开始。”陈青云挽起王诤的袖子,搭上腕脉,惊奇地看着王诤说:“王爷爷,你有贫血?”

  “没错,多少年了,一直没有彻底好,到现在还时常发作,伴随的症状是腹部的不适,包括小+腹的疼痛。”王诤看医生的经验可谓老到,不等陈青云问,便全盘托出。

  “以后你不会再为此苦恼了。”陈青云肯定地说,因为他知道,王诤是慢性消化道炎症,对于这种疾病,乾阳真气可一次性解决。

  大厅的角落还有间小房子,里面放了张chuang,这是陈青云要求的。他带王诤到小房间,请他脱去上衣,趴在chuang上,然后关上房门。做好准备之后,取出银针,扎在王诤的陶道穴、身柱穴、神道穴、至阳穴、脊中穴、治喘穴、肩井穴、曲垣穴、天宗穴、命门穴、腰俞穴上,左右手的中指紧扣拇指,运乾阳真气到手尖,雨点般弹在银针上,随着银针的震动,乾阳真气成波浪状冲击王诤的病灶。

  王诤只觉得全身犹如掉入火炉之中,很快就大汗淋漓,chuang单都被汗水浸透了。

  陈青云也是满头大汗,这是他第一次尝试灵兰九转针法中的第二转,用乾阳真气直接作用在病灶上。如果王诤患的是别的、更为严重的疾病,陈青云的灵兰九转针法第二转可起不到作用。

  大火过后就是一阵的清凉,当王诤沉浸在这种从未有过的舒服体验时,陈青云已经将针取出,轻轻地告诉王诤:“王爷爷,该起来了,赶紧去洗个澡,我会为你开个处方,长期调理,再无这种痛苦了。”

  王诤不肯起来:“刚才的感觉太舒服了,怎么不让我多享受片刻。”老头耍赖,陈青云心里明白,这就是老头可爱的地方,一点也不做作,很对他味口。

  “不理你了,我先出去,又有人来了,你自己穿衣服。”说完陈青云就向外走:“我不是小孩子,谁要你穿衣服。”身后传来王诤气鼓鼓的声音。

  陈青云走出小房间,见邝春明站在桌旁,他惊讶地说:“邝部长,你今天也要检查吗?”陈青云已经给他检查,犯不着在这个时候凑热闹呀

  邝春明笑道:“我来是监督你如何给老干部服务的,不料已经开始了。第一个是谁呀?”

  陈青云也笑了,他轻松地说:“是王诤爷爷,治疗已经结束了,想不到他竟然是贫血,在高级干部中很少见吧。”

  邝春明惊讶地望着他,王诤的病情部里很清楚,也没少去医院。确实,在他们那个层面中,王诤的情况极少见,各大医院、包括301医院都束手无策,难道陈青云有办法。“你能为王部长想想办法?”邝春明的眼中射出希翼的目光。

  陈青云有点疲倦地说:“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我为他开个处方。坚持服用三个月以上,不会再复发。”

  邝春明惊奇地说:“你不会说王部长已经好了吧?”

  “可以这么说吧。”陈青云的话音刚落,王诤从小房子里出来,脸上掩饰不住激动的神情,高声说道:“邝部长,你也来了。小陈的手段高明呀,我现在换了个人似的。不说了,我得赶紧去洗个澡。”

  邝春明没有料到的是,他好心地为老干部安排的活动,竟然有人差点动起手来。

  
(提示:可按← →键翻页) 上一章节 回官路医武高手书目 下一章节
520网络小说网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网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