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小说520 > 都市言情 > 官路医武高手 > 第五百六十三章势不可挡

配色:

字号:

第五百六十三章势不可挡

  丛文东想起自己这一年多的经历,恍如梦境一般,他非常得意自己的选择,此时却不得不附合着陈青云的话说:“陈书记曾经是《紫微日报》的大牌,估计在座的各位领导了解不多。”

  王天汉不敢相信地说:“青云,组织上的介绍,你参加工作就在省新闻出版局,什么时候在《紫微日报》工作过?”

  陈青云脸上现出难得的腼腆说:“丛总把我的老底都揭出来了,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在紫微大学读书,算不得正式工作。”

  李艺夸张地说:“青云书记竟然是《紫微日报》的大牌记者,不行,我得召开益州的新闻研讨会,请青云书记给益州的记者们上几堂课。”

  丛文东开心地说:“李部长,你的话有点言不由衷,如果你知道陈书记的笔名,刚才的话你会觉得理所应当。”

  这下所有的人都盯着陈青云,王天汉心中微动,不敢相信地说:“青云,你的笔名不会是龙清微吧?”当年龙清微在S省放了几颗炮弹,随后就沉寂下去,只有王天汉这样的官场老麻雀,对当年的事情还记忆犹新。

  陈青云还没回答,丛文东在旁边竖起大拇指说:“王书记真是高明,一语中的呀。”

  包厢内再次涌出更多的奉承话,对于陈青云与丛文东的猜测,就此冲淡。只是王天汉心中升起一丝隐隐的不安:眼前的陈青云,给他带来无法掌控的感觉。

  王天汉真不愧是官场老麻雀,他没有听从陈青云的建议召开临时常委会,而是直接召开四套班子联席会,让乔根不敢就塔氏集团的投资问题乱说话。果然,在下午的四套班子联席会上,乔根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任由王天汉与陈青云折腾。

  四套班子的意见一边倒,此时就算有想法、或对塔氏集团的投资存有疑虑,也不会在这样的场合提出来。五十亿的投资项目,傻子才会反对。只是大家自动过滤了政府常务会议的决定,通过了汽车薄板项目、电工钢项目与华夏石油的长输管道和天然气利用项目。

  潘成灰溜溜地离开了益州,对于潘成来说,益州之行比任何一次都郁闷。以前每到一地,什么时候不是地方大员全程陪同,这次可好,堂堂的花港天成集团总裁,竟然成了益州遗弃之人。

  对于潘成的动静,李九明了然于xiong。潘成离开益州的时候,李永纪就冲进李九明的办公室,看到花蜘蛛大方地从李九明怀中站起来,李永纪视而不见,急吼吼地说:“九爷,潘成走了。”

  “走了?”李九明皱着眉头说:“这些人真是靠不住,只想收获,不愿意承担半点风险。他们不干,我们自己干。”

  李永纪愤愤不平地说:“管道煤气肯定做不成了,但我们的焦化厂还可以做呀。政府既然决定让我们入园,经开区敢不替我们办手续?”

  李九明摇摇头说:“乔市长借管道煤气项目强行介入经开区的工作,实际上是对陈青云的挑战,结果落得惨败。以后的经开区,乔市长再也插手不进了,政府的决定也就成了白纸一张。”

  李永纪恨恨地说:“陈青云敢挡我们的财路,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这段时间别给我惹事。”李九明阴沉着脸说:“昨天的记者招待会,让陈青云的声誉大涨,现在的益州,谁不知道新来的副书记陈青云。五十亿的投资呀,整个益州都在议论此事,特别是塔氏集团很快就会在益州招收一千名员工进行培训,让益州人体会到新项目带来的好处,陈青云简直成了益州救苦救难的菩萨。”

  “我们的项目还做吗?”

  李九明平静地说:“死了张屠夫,同样不会吃带毛猪。贺家走了,他们没看到塔氏集团的投资同样给我们带来机遇。这个项目确定后,攀市钢厂的新高炉肯定会同时建设,对焦炭的需要量大增,我们也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李永纪担忧地说:“经开区进不去呀。”

  “为什么非得进经开区?”李九明淡淡地说:“让吴任与张建国马上到益北县找益明,我们就在丰收镇办厂,离矿山近,还可减少运输成本。”

  李永纪知道,九爷的表情越平静,心中的怒火越盛,他怕李九明将怒火撒在自己身上,低声应承后马上离开。李永纪刚走,李九明便扑向花蜘蛛,将她按倒在沙发上。三两下将花蜘蛛的衣服扯去,怒+龙猛然入港,似乎将近段时期的怒火全部射入花蜘蛛体+内。

  塔氏集团很快与经开区签订了招商引资协议,陈青云当初承诺的引资十亿,仅汽车薄板与天然气长输管道项目就超额完成,并且有望结束益州没有天然气的历史。

  协议签订的第二天,塔氏集团便向经开区汇入一亿的土地征购款。建设局与神马公司达成的条件,经开区将无偿向神马公司提供项目用地。经开区与塔氏集团谈判时,曾暗示他们也可享受这个条件,但丛文东好像听不懂何成的话,坚持以每亩一万元的价格向经开区购买项目用地。

  协议签订后第三天,益州电视台播出一条消息:塔氏集团在益州招收一千名员工,送往安平泰安职业技术学院培训一年,成绩合格者将成为汽车薄板项目技术骨干。

  这两件事情落实后,将乔根最后一丝侥幸击破。他曾幻想塔氏集团的出现,只不过陈青云玩的缓兵之计,不料陈青云真的有此魄力。

  乔根悲哀地发现,于来打破了很少去市委的习惯,这段时间已经多次出现在陈青云的办公室中;李艺更是粘住了陈青云,女性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在他的周边,除殷闲坚定地站在自己这边,其他几个常委的态度已经发生微妙的变化,至少几天没看到他们的身影。

  塔氏集团带给益州人的震撼还没过去,又一件令乔根难堪、令益州人兴奋的事情发生了:消失了近半年的花港远洋集团总裁焦雷,再次回到益州。

  乔根得知此事,气得将贺定送给他的、平常舍不得用的手绘釉下五彩瓷常委杯摔得粉碎。他不怕焦雷回到益州,只是出现的时机太巧,正好是他不好意思插手经开区事务的关键时期。

  益州市民不知道焦雷此时出现的奥秘,只是对港口建设多了几分关注、对陈青云书记多了几分好感与好奇;而官场的老麻雀则不同,他们非常明白:花港远洋集团竟然会听从陈青云的安排,等于在乔根的脸上甩出一巴掌。

  焦雷第一次出现在益州的时候,乔根不顾难看的吃相,伸手抢夺陈青云的政绩。不料花港远洋根本就不尿乔根,乔根刚在燃气项目上受到重挫,焦雷又狠狠地在乔根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如果背后没有陈青云的声音,谁也不会相信。

  益州官场的人,将陈青云贴上了老奸巨猾的标签,实在是冤枉了陈青云。陈青云是区域经济学的高才生,对产业布局有很深的研究。汽车薄板项目落户益州,如果不启动港口和经开区至攀市大桥两个项目,汽车薄板项目的运输成本将成倍提升。

  好在乔根不会再插手经开区的事务,陈青云放心地请来焦雷,而不像益州官场中猜测的那样,适时地反击乔根。

  焦雷这次来益州,陈青云放下正在筹备的换届领导小组事务,全程陪同。王天汉亲自出面替焦雷接风,却没有陪同。而丰姿绰约的李艺也放下已经启动的益州小姐大赛的预赛,紧紧地跟在陈青云身边。

  “条件真不错。”来到松洋渡的时候,焦雷开心地说:“如果规划得当,港口的投入不会太高。”

  李艺娇柔地说:“焦总,真有如此好的条件,未必吧,我看你们根本不上心。”

  焦雷毫不掩饰地说:“如果没有青云在益州,条件再好我们也不会动心。”

  李艺佯装不解地说:“有那么夸张吗?都说资本家认钱不认人,你们倒好,决策的时候看人说事。”

  焦雷肃穆地说:“别说李部长不信,对青云了解不深的人,都不会相信。如果凭益州现在的经济水平,远洋集团说什么也不会在益州投资。”

  李艺这才震惊了,好奇地说:“你就那么有把握,青云书记肯定能带来益州的发展?”

  焦雷哈哈笑道:“请李部长记住我今天的话,只要青云继续负责经开区,五年之内,经开区的经济总量肯定超过益州全市的经济总量。”

  陈青云等人的行踪,早已落入有心人的眼中。他们刚离开松洋渡,李九明带着李永纪、吴任便来到陈青云等人刚才站立的小山包上。

  “张豹真的比我们信息灵通呀。”李九明感叹地说:“小任,张豹在此收购民房和荒地,你怎么看待此事。”

  吴任小心地说:“九爷,事情已经很明朗了,张豹肯定是得到确切的消息,花港远洋集团的港口,就选址在松洋渡。从周边的地势看,松洋渡是沿岸数十里难得的平地,确实是建设港口的好地方。”

  李九明不解地说:“塔氏集团的选址在上游,离此地还有数里,难道他们不需要靠近港口,此事有点费解。”

  李永纪大大咧咧地说:“塔氏的选址靠近铁路,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吴任微笑道:“永纪兄有所不知,汽车薄板需要大量的优质钢材,而水路可直达攀市钢厂的码头,按理不会如此布局,难道其中还有奥秘。”

  李九明赞许地看了吴任一眼,不满地对李永纪说:“豹子头,不懂就别多嘴。你就知道打打杀杀,遇事不动脑子。”

  李永纪怨恨地瞟了吴任一眼,没有还嘴。

  “再等等看,如果事情确实,不能让张豹吃了独食。”李九明深沉地说:“小任,此事就交给你了,这阵子密切注视松洋渡的动静,一旦确认,我们马上出手。”

  张豹在松洋渡收购村民房产与荒地的情况,何成早已注意到,回到经开区办公楼的时候,马上将这个情况告诉陈青云,陈青云轻松地说:“他们无非是想征地的时候抬高价格,从中渔利罢了。”

  “任由他们胡闹吗?”何成担忧地说:“张豹是益州最神秘的富豪,可见他的生财手段不那么干净。如果他们继续闹下去,港口的建设成本将成倍增加。”

  “不用理睬他们。”陈青云断然说:“用好你手中的一个亿,马上开始征地,目标是塔氏集团的周边,最好几公里范围内的地全都征收好,资金不是问题。”

  何成不解地看着陈青云,但他习惯于服从,点头说:“好,马上派人落实。花港远洋的招商引资协议还未签订,是否在几天之内办好?”

  
(提示:可按← →键翻页) 上一章节 回官路医武高手书目 下一章节
520网络小说网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网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