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

字号:

第123章 有口无心

吃货王爷首席妃,第123章 有口无心



  看小说“ ”  将云语柔送回房内,亲自打了盆水替她泡完脚,待她躺下闭眼,凤亦北都一直坐在她的身边,望着沉睡中的她,直到她发出轻微的鼾声才起身离开。ai钀鐻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凤亦北将房门轻轻关上那一刹间,原来在床上发出轻鼾声人儿睁开了眼睛,云语柔蹑手蹑脚的掀起被子,从床上下来。

  极轻的拉开房门,跟在凤亦北身后,一同消失在夜幕中。

  凤亦北走进棠娘娘居住的小楼,见棠娘娘正端坐在圆椅中,微闭着眼睛。上官婉琦轻轻的替她捶着肩,落在旁人眼中根本就是:不是亲女儿胜似亲女儿。见凤亦北进来,棠娘娘睁了眼,淡淡的说,“你来了!母妃还以为你忘了还有我这个娘呢?”

  见上官婉琦在场,凤亦北的脸沉下,他拉过一把椅子自行坐下,“母妃,孩儿想问您,为什么……”

  “你是想我问为什么要那样对云语柔吗?”棠娘娘接下凤亦北那未完的话。

  凤亦北点了点头。

  “因为母妃不想见你以后为了她成为一个孤家寡人!母妃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北儿。”棠娘娘语气坚定的说。

  “母妃,岂话怎讲?”凤亦北听得一头露水。

  “我在天圣国居住的期间,曾让大王子替我给云语柔卜过卦,卦相显示,她乃红颜薄命之人。她命属空亡!而且……而且,从卦相来看,她的大限将至了!母妃这么做,完全都是为了你啊!”

  “荒唐!简直就是一派胡言!”凤亦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俊朗的脸上浮着青筋。

  “琦儿,将当时所卜卦相给他看看!”棠娘娘回身对着身后的上官婉琦轻道。

  上官婉琦微微点头,走到一边的木柜前,拉开一层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张卷着的羊皮纸,走向凤亦北。

  凤亦北大手一摆,直接将那个羊皮纸给扫落在地,“我不信这些,就算她真如卜卦所言,那又如何?我愿为她孑然一身,我只希望在她活着每一天都是幸福的!”

  棠娘娘怔怔的看着凤亦北,“北儿,你当真被她迷惑至深啊!”

  “母妃,您错了,孩儿这是用情至深!”

  棠娘娘轻叹口气,望着凤亦北,嚅嚅道,“母妃我就不明白了,琦儿她哪点不如她云语柔了?为什么你偏要放着如此好的女孩不要?她云语柔到底对你……”

  凤亦北似乎不想在再这方面纠结,他望了眼上官婉琦,对着棠娘娘说,“母妃,琦儿好不好对孩儿来说已经早就无关紧要,您若当真喜欢她,就将她收为女儿也无防,只是不要打扰到我与柔儿的生活即可!”说完,拉开门,大步离去。

  棠娘娘望着凤亦北的背影,气得将手重重的捶在桌上,腕上玉镯与桌面击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夜的宁静中。

  一脸戾气的棠娘娘与上官婉琦对望了眼,两人似乎很有默契的点了点头。

  窗棂下的云语柔不由的心里“咯噔”下,好强大的摧心术啊!

  她悄悄的从窗下撤离,趁着夜的掩护,疾速的沿小路潜回自己的房间。

  当她刚刚钻进被窝,就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月光在凤亦北的后背倾泻,让他那健硕的影子出现在门前清冷的地面上。

  凤亦北回身拴上门拴,摸黑走到床前,黑暗中,云语柔听到他发出一声叹息,虽然它很微轻,但在夜的寂静中,还是那般的清晰。

  掀开被子,凤亦北和衣躺在云语柔的身边,他睁眼望着那漆黑的床顶,棠娘娘的话在他的耳边轻荡,“她命属空亡!”想来,母妃找人卜的是真正的云府二千金云语柔命相吧?

  但是母妃后面的那句,“从卦相来看,她的大限将至!”又是什么意思呢?

  真正的云语柔或许早已香消玉殒了,又何来的大限将至?难道母妃算得不是真正的云语柔命相?而是此时此刻在身旁的她?念头一闪,凤亦北不由的全身一个颤抖。

  在他身边假寐的云语柔自然感觉到了他的颤抖,只是不说。

  凤亦北伸手将云语柔轻轻的揽进怀中,这时的他有些害怕,不是他不相信母妃的话,而是天下人皆知,当世有三神算:前国师,天圣大王子,五毒之尊。

  天圣大王子言晞风的占卜之术在当世屈指可数。

  前国师早已在四年前莫名的被人刺死,只留下独女,即当今的皇后苏南樱,苏家神算之说到她这也就划上了句号。

  五毒之尊柳长生即为上官婉琦的外公,曾放言不问政事,只求寄情山水,他虽然怀疑那卦相有可能是其所造,但还是觉得心里害怕。

  “你真的会离开我吗?”凤亦北对闭着双眼的云语柔轻问着。

  待天际破晓时,云语柔睁开有些发困的眼睛,往身边望去,已然不见凤亦北的身影。

  昨晚他似乎是到凌晨三四点才睡吧?害她也跟着耗到了那个时候,当然这些苦衷她是不可能跟他诉说。

  房门再次被推开,云语柔以为是凤亦北折而复返,便连忙闭上眼睛继续假睡。

  透过那微睁的眼,她看到的是新丫环苗芝,苗芝走到她的面前轻轻声的唤着,“少夫人,醒醒吧!”

  “嗯?”云语柔故作睡眼迷朦。

  “少夫人,老夫人来了,正在房外等着呢,您快点起来梳洗下吧!”苗芝有点催促。

  棠娘娘来了?这么早?云语柔悄悄的挑了下眉,不知又要弄出什么事了。

  望了眼才刚刚露出鱼肚皮白的天空,纵然心有万千不甘,但是对方怎么说也是凤亦北的亲娘,自己得罪不得。于是,她只能起身让苗芝替自己梳洗打扮。

  跟着苗芝来到了房外的小厅,只见棠娘娘端坐在主位。

  棠娘娘抬头看到了云语柔,便起身,让贴身的桂嬷嬷把放在桌上的一个粟红色的八角盒打开,并对云语柔招了招手,脸露和蔼的笑,“柔儿,这是我亲自为你做的早糕,你快点来尝一块吧!”

  云语柔的秀眉轻微的蹙了蹙,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见云语柔迟疑,棠娘娘用手绢轻拭了下嘴角,有些窘促的说,“呃,其实昨天是母妃的态度有些不对,母妃想了一宿,既然北儿是真心喜欢你,那我也只能尊重北儿的选择,所以,母妃就昨晚的事向你陪个不是,希望你能不计前嫌!”

  云语柔眨了眨眼,天啊,谁能告诉她,这是要唱哪出啊?

  云语柔还是没有动手去接那早糕,只是静静的看着棠娘娘,“呵呵,这里没有别人,明人不说暗话,你有什么话还是直说。”

  她昨晚可是清楚的看到棠娘娘与上官婉琦的那眼神交汇,清楚的明白上官婉琦对棠娘娘做了什么。所以此时棠娘娘无论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的。

  “柔儿,看你说的,母妃真的是诚心诚意的向你道歉,母妃当年没有上过多少私塾,所以有时不是很会说话,你就别跟我计较了!”棠娘娘语气诚恳的看着云语柔。

  云语柔那双原本还有点点迷糊的眼睛,此时是睁得全开了,她是完全的清醒了!

  天哟!她仿佛听到了跨世纪的笑话,堂堂的先帝宠妃竟然会说自己才疏

  学浅!当年叱诧皇宫的棠贵妃竟然会说自己不会说话!她当自己是三岁小娃?

  “你只要告诉我,你来找我究竟所为何事?”云语柔冷淡的说。

  “北儿,你让柔儿别在记恨我了,母妃知道昨晚是自己言语过激,我就此向她陪罪!”棠娘娘突然间对着门外说着,说罢,棠娘娘还作势想向云语柔屈膝。

  云语柔一个跳跃,站到了另一边,从这个角度,她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凤亦北,从他的姿势与脸上的表情,她不然猜出,他应该站在门外很久,也就是之前棠娘娘的那番话,其实都是有意说给他听的。

  好个心府深沉的棠贵妃啊!云语柔终于明白,棠娘娘当年凭什么能和燕太后明争暗斗数十年而依然能够全身而退。

  同时,她也看到了站在凤亦北身后的上官婉琦。

  上官婉琦越过凤亦北,快步的走到棠娘娘的面前,挽住她的手,“表姑,您怎么起这么早啊?害我找了您好久呢?”亲昵的将脸靠在棠娘娘的臂膀上。

  “我想了一夜,觉得自己昨晚的话太过激了,所以我一早起来给柔儿做点早糕,希望她能够原谅我!”棠娘娘状似有些委屈的说。

  “语柔姐,你就原谅表姑吧,她真的只是有口无心,她只是希望你能早点为她生个大胖小子,你就别往心里去了。”放开棠娘娘,上官婉琦飘到桌子前,拿起一块早糕塞进了嘴角,轻轻的咬了一口。

  面带称许的对云语柔说,“语柔姐,这早糕好好吃啊!你尝尝吧!北哥,你也进来尝尝,这可是表姑花了许多心思做的。”

  上官婉琦与棠娘娘一唱一和的表演让云语柔真心觉得恶心,她紧皱的眉,看着那糕点,嘴角轻轻的一扯,“我不饿,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

  “柔儿,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是不吃早餐的!”

  “北儿,你也别怪柔儿,都是我不好!”棠娘娘难掩脸上的失落与苦楚的起身,在桂嬷嬷与上官婉琦的搀扶下准备伤心而去。

  


(杂)(书)(网)(W)(W)(w)。(z)(a)(s)(H)(U).(N)(e)(t)
(提示:可按← →键翻页) 上一章节 回吃货王爷首席妃书目 下一章节
520网络小说网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网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