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小说520 > 穿越小说 > 良田千顷养包子 > 第五十七章 审问,合作

配色:

字号:

第五十七章 审问,合作

良田千顷养包子,第五十七章 审问,合作



  “夫人,你先回去睡觉吧,这外面有我们就够了。ai钀鐻遽 ”眼看已经二更天了,那厮杀的声音越来越激烈。好在荷花村的村民早已被吩咐过,因而夜间未有人出来。

  苏黎仿若未闻,依旧靠在躺椅上,拿着一把瓜子,嗑得好不悠闲。这一幕对于在外面躲过厮杀的顾明轩而言,是多大的刺激。

  “女人,你差不多点。小爷我差点都没命了,你在这嗑瓜子。”顾明轩一身狼狈样,身上的衣衫,被刀剐了几个痕迹。

  苏黎手上的动作不停,抬眉懒懒的看了一眼和自己抱怨的男人,吐出瓜子皮,气定神闲的说道:“不错,还没死。坐吧,咱们看外面狗咬狗,喏,这是刚炒出来的瓜子,挺不错的。改天可以拿一些到生活便利坊里卖。”

  顾明轩看着苏黎一眼,心里气急,但又无可奈何。这个女人就是有这样大的本事,连他都被气到。

  原本自己还在想,这么多天没来百花镇了,也没见过她了,也许她还会有些想自己。结果倒好,这边刚到别院,她苏黎就派人来和自己谈条件。

  她建养猪场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没有耳闻。当时心里好奇,但也没有细究。毕竟这养猪成本大,而且容易生病,时间耗得长。

  可苏黎派来的小芽将这背后连锁的一系列产业,都说了出来,怎能不令他心动?也许可以冒险值得一试,光是那大棚种植,短短两个月,就让他尝到了甜头。

  如若在这个事情上,能和她合作是再好不过了。可一听条件是保护她和她的女儿,立刻就同意了。不知道是谁,居然胆敢动小爷他喜欢的女人,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因而才有这现在出现在这的情景。

  “你是赚钱眼里去了吧,你就那么的缺钱?”顾明轩虽然已经猜到她需要钱的目的是什么,但依旧有些不认同。

  “你知道我为何需要银子的,我能等,可我的孩子不能等!”说到这个,苏黎面色一紧,收起刚才散漫的模样。

  韩昆对于顾明轩深夜来访,微微皱眉,但并未说什么。看了一眼阿青,发现他并没有反应知道,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

  一再的观察,发现他并没有恶意之后,便眼观四方,耳听八方。

  阿青对于顾明轩,也算是了解过。私下打听到的消息,顾明轩,凌霄城最大的商贾顾氏嫡长子。这是明面上的身份,暗地里就不清楚了。但看他这样,应该是还有其他的身份才是。

  顾氏家族一脉人员稀少,到了顾明轩这,只有他和他的妹妹顾明菲。有趣的是,这顾明菲今年已经十六,早已定了一门亲事,到现在却依旧未成亲。

  按照皓月来说,这十六岁,早已是个大姑娘,恐怕再带个一年,就已经是老姑娘了。可这顾家去不紧不慢,一点都不着急。

  顾家是商贾之家,轮土地,没有项大地主来的多。但论财产,这凌霄城,他敢称第二,就没人胆敢称第一。商业遍布整个皓月,顾氏名下几乎各个行业都涉及。

  就算顾氏家族是凌霄城首富,在皓月财富排上前十,终究是个商贾之家。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从未有人,胆敢到其产业下的任何地点打闹。地方官员,对其更是客客气气,这就怪哉。

  士农工商,这商是排在最末,阶级地位最低。哪怕是见到官府,那也得出资巴结一番。其实不然,反倒是地方的官员过来巴结。这一点,就说不通。

  苏黎不管那么多,也管不了那么多。别人怎么样,与她何干。她只要照顾好自己的小家,连带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都不能受伤之外一切都好说。

  听到苏黎这话,顾明轩张了张嘴,本不想多说,起码这时间,地点不适合说,但还是没忍住,说了出来:“你知道的,那些银子我出得起。我给你买,小爷有的是银子。”

  如若花钱能博得美人一笑,又何妨。他以为那苟熊早已战死沙场,可得到的消息,回来住了半个月,又走了,连带着那小肉包都被带走。

  不过无妨,感情之前,本来你情我愿,我喜欢你,与你没关系。这句话,他无时无刻,不在深深体会。

  顾明轩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看了一个画扇,再听了一些关于她的事情。到后面的见到本人,怎么到现在就一直心心念念。

  可他又知道,有一只莫名的感情,叫喜欢。多讽刺,凭他的身份地位,要什么没有,可偏偏就被这样一个女人说吸引。只要听到她的消息,就忍不住停下脚步驻留。

  妹妹说的没错,这叫犯贱。可喜欢都喜欢了,又能如何。感情这种东西,一旦深入脑海,便难以拔出。总是忍不住要去打探关于她的一切,想象着此刻她又在做什么。

  即便她罗敷有夫,甚至连女儿都有,可他依旧期盼。也许有一天她的夫君战死沙场,或者有一天,她的夫君另娶他人。

  家里早已催他,可他依旧等她。也许这个时间很漫长,但他有的是耐心。两人并不是要时时刻刻在一起,但在她有需要的时候,能够想起他,在她的身边足矣。

  对于今晚,他嘴里抱怨,可以想到她能够想到自己,心里早已美得冒泡,即便知道,这是在交换条件的情况下。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欠人情。你的好意,我心灵了。我有手有脚,自己会赚!”在苏黎的眼里,这顾明轩是有本事,但总是吊儿郎当,看似不靠谱,其实人还不错,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也仅此而已。

  她不会超过朋友这个界限,她的人生,有疼她入骨的相公,有儿有女,早已足够。其他人,皆是不重要。

  可如今有人欺上头来,不管是因为财产也好,身份也罢,她定然要那么些后悔。她不是hellokitty,也是有脾气,惹了她,就休想安稳的转身离开。

  听到苏黎的话,顾明轩摸摸鼻子,学着她,躺在另一侧的躺椅上,看着院子上方,已经架成一篇的东西,道:“这个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

  苏黎看了一眼头顶上的葡萄,心里很是欢喜,再过几个月,就到了季节,如今的葡萄看起来不错,也许今年是个好收成。

  地窖里的各种酒,也许等今年过后,就可以开一个酒庄也说不定。葡萄酒的醇香,早在之前相公回来的时候,已经体会到了。

  如今除了第一批和相公一起酿的之外,其余的倒是可以拿出来售卖了。她的酒,到时候要做千金难买。

  “这个叫葡萄,是一种非常好吃的水果。此种水果可以酿酒,就叫葡萄酒。等外面结束了,我让你尝尝。”

  苏黎很是自豪的炫耀着,光是一想到夏天到了,躺在这下面乘凉,渴了,伸手一摘,就能吃的情景,忍不住嘴角上扬。

  顾明轩借着斑驳的月光和微弱的灯光,看到嘴里嘴角发自内容的笑容,有些愣住。他从未见过她的这一面。

  有时候她面对自己的时候,总是像一只刺猬,如今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忍不住噗通噗通狂跳,都忘了要回答她的问题。

  苏黎久久未得到答案,转过头来,看着呆傻的人,微微皱着眉头。顾明轩反应过来,假装咳了咳,道:“好啊,那我可得尝尝,到底是什么样的酒。看你这个样子,想来对这葡萄酒可是信心满满。”

  “那是必须的,这酒是我和相公亲手研发的。”苏黎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明明这酒是现代就有的。可在这古代没有,她也不怎么会酿酒,和相公一起浪费了许多葡萄之后,才成功的。

  因而在她看来,这就是她和苟熊一起研发出来的酒,她并未说谎。

  “是吗?我拭目以待!”

  顾明轩说罢,听着外头慢慢减弱的刀剑声,起来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两侧的阿青和韩昆,对苏黎道:“我去看看吧,你在这,哪都别去。等我回来,我还想尝尝那什么葡萄酒。”

  夜越来越深,借着月光,顾明轩飞快来到现场。看着地下躺倒不少人,都是黑衣蒙着脸,也不知道谁是谁非。扬了扬手,顿时四周窜出不少的黑衣人,将中间的这些人包围在其中。

  顾明轩道:“要活口,给我上!”

  许是先前厮杀太久,现在这三批人马体力不支,眼看就要败阵下来,有几个人选择自尽,其他人,苦苦挣扎。

  韩昆看着不对劲,那批人中,有大将军派人的十个人,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便对苏黎道:“夫人,属下去看看,那里定然有自己副将派人的人。”

  苏黎挑挑眉,她不明白,如果是相公派来的人,怎么不先到家里来报道。

  “夫人,得到大将军那来的消息,此次派了十个人过来。由于家里窄小,住不下,因而分散在荷花村的各个角落保护。现在定然那边是有人的,我怕顾公子那边误伤!”

  阿青示意韩昆先去,自己在这和苏黎解释。

  听到这话,苏黎心里很是甜蜜。相公无时无刻不关心自己。哪怕身在军营,都能够及时的给派人过来保护自己。

  如果今天没有相公派过来的人,恐怕现在人都厮杀进来了。

  荷花村口不远处,眼看厮杀进入白热化,韩昆一看,有几个熟识的,便大声一喊:“青阳府的,到右侧报道!”

  这话一出,一方有五六人,快速往右方一闪。还有一方为数不多,剩余二三人,也想往右方闪,则是快速被那早已到达的,合力杀了两个,剩下一个活捉。

  顾明轩一看这情况,便知这里有苏黎的人,可一听青阳府,眸光变了又变。

  剩余的一方看到这情况,想要撤退。可对手太过强大,剩余七八人,掩护一个快速逃跑。可就在此时,顾明轩跃入前方,加入战斗。

  这边韩昆看着眼前熟悉的人,便道:“方毅随我来,其他人押着此人去找夫人。”

  说罢快速加入顾明轩所在位置:“顾公子,捉活口!”

  顾明轩剑锋凌厉的逼近眼前的黑衣男子,此时黑衣人因为长时间的打斗,体力早已吃不消。看到逼近眼前的剑身,身子有些疲惫,微微一侧,才刚刚躲过去。

  韩昆看着时机,飞快上前,对着黑衣男子,补上一掌。方毅到时,便知道眼前这个嘴角挂着血迹,往后倒退的黑衣人便是这次的领头人,身影急速,欺身上前,在他的腹部补上一刀。

  看起来严重,实则无性命危险。飞快用剑指着黑衣人的脖子,沉声问道:“说,谁派你们来的?”

  顾明轩想到苏黎的话,环视了一圈,周围的已经解决干净,活捉两人。满意的点点头,将眼前的人交给韩昆,自己让人押着人到苏黎家里。

  苏黎正躺在葡萄树下,听着慢慢消失不见的对打声,以及白尖黑背开始不安的低呜声,睁开了眼睛。

  “阿青,你去帮我把人带到祠堂离去,在家里不太好。还有顺便和村长说一下情况,不要说太详细,含糊而过就成了。”

  慢慢的起身,苏黎伸了伸懒腰,终于轮到她了。

  一刻钟后,苏黎坐在亮堂的祠堂里,看着眼前被双手被束缚在身后跪在地上四位黑衣人,嘴角冷笑。再看看周围还有六个同样穿着黑衣的人,挑挑眉,看着韩昆。

  “夫人,这几个是大将军派来的。本来有十个,但已经牺牲了四个,现在剩下的全部在这会儿。不过大将军说过,还会派一些人过来的,只是那些到时候隐藏在暗处。这几个人,就给夫人使唤。

  副将要的这几个人,都是文武双全,夫人可以放心用。这几个和我还有阿青哥,都是认识的,一起长大,可靠的人。”

  苏黎知道他们都是从小培养起来的,听到韩昆的话,点点头。低头看向下头的人,细细一看,虽然是四个人,看分为两拨人。

  一个看起来明显是此次事件的领头人,苏黎满脑子的古代十大酷刑。可是想了想没有一个符合,且现在条件不允许。

  “说,你们是谁派来的,来这目的又是为什么?”一想到要害自己和小熊熊,她就忍不下这股怒火。

  四个跪着的黑衣人,衣衫褴褛,浑身血迹,模样极其的狼狈,仿若未听到声音,低垂着头,不言不语。

  “看来是不说话对吧?很好,你们说是先挑断你的手筋好呢,还是脚筋?”苏黎拿起顾明轩还未来得及收好的剑,双手紧握,朝着前面走去。

  该死的,这个什么破刀,居然这么重,苏黎忍不住在心里哀嚎。本想威风一把,单手拿起,指着他们,然后一只脚放在椅子上,学着电视里的那些山寨大王,结果伤不起啊,连个刀都拿不住。

  黑衣人依旧不说话,看的苏黎气不打一处来。哗然一声,将那柄剑扔在地上,在怀里掏啊掏,顾明轩诧异的看着她。

  不,是除了跪着的人,其他的人,都诧异的看着她,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须臾,苏黎终于掏到用细细的布裹着一团不知道什么的东西。

  苏黎嘿嘿嘿的奸笑起来,揭开一层又一层的布。当阿青等人看到上头赫然出现的种针之后,忍不住头冒黑线。

  那明摆的一看就是绣花针,她这是要做什么?

  苏黎先是拿起一根小针,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人,放下,在拿起一根稍微大一点的,再看看,还是放下。接着再来一个大一些的,终于满足了,拿着针,走到那个看起来是头目的人身边。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说还是不说?”这个用针扎,还是当初看电视,从容嬷嬷身上学来的。不知道用来对付这些男的有没有用,试试再说。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无话可说!”半晌后,那黑衣人说出一句话。

  “很好,你等着。”苏黎说罢,拿起针,想亲自试试,但想想还是算了,她那么善良,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看了一圈,目光落在顾明轩的身上。朝他勾勾手指,就见顾明轩乐的屁颠屁颠的走过来。

  “来,这个给你,你帮我试试看。我这么善良,这种事,不该我来做的。”苏黎大言不惭的指使顾明轩。

  阿青和顾明轩等人,听到这话,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大家揭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地上的四个黑衣人。

  顾明轩看了一眼已经坐在椅子上,等着看好戏的苏黎,翻了翻白眼,拿起针,看着苏黎:“这个要怎么做,你说吧!”

  “很简单,不是有那双手和双脚吗,对着指甲肉,给我狠狠的往里扎。还有双脚,再不然浑身顺便你扎,只要是穴位,会疼就成。”

  电视不都是这样演吗?扎吧,小样的,想杀她,看她不整死这些人。

  听到这话,阿青等人的嘴角,再次忍不住抽了抽。这哪里是一个村妇会懂的东西,实在是太那个什么了。

  顾明轩拿起针,对着黑衣人的十指,看是扎了进去。

  “额!”黑衣人闷哼一声,依旧未说话。

  “扎,给我用力扎,双手完了还要双脚。之后还有全身,要不行,再从双手开始给我重新扎一遍。我就不信嘴巴能硬到什么程度,既然来了,那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过你们要是说了,兴许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不说的话,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放心,不会让你们死的太快。死快了,太便宜你们了。只要你们说是谁指使的,那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可要考虑好了!”

  犯到她的头上来,那也得看有没有那么命,活着回去。这些人,她都不闹事,反倒闹到她头上。本来身份她都不追究的,管她什么继承财产还是什么的,都和她没关系。可现在人家不放过她,那何不如把该有的财产都拿回来。

  苏黎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自己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现在人家死了,就是遗产继承问题了。

  要杀她,那便在拿回遗产之前,先解决那些想要害她的人。不过到底是谁,就得问这些人了。

  剩下几个听着身边传来的闷哼声,忍不住头皮发麻。当看到头儿忍不住晕过去,苏黎要第二个开始扎之时,已经开始忍不住了。

  阿青和苏黎对视一眼,一看有戏,忍不住扬起嘴角:“给我扎,一个完了还要另外一个,今天咱们就好好的招待他们。”

  顾明轩一点也不客气,抓起那个人的右手,对着食指和中指,狠狠一扎。

  只听“啊”的一声,那人从地上窜起来。被顾明轩猛然一踹,顿时趴到地上起不来。

  “我说,我说的话,是不是可以放我一条生路。”被扎的那个人抬起头来,双目赤红,咬牙切齿的说道。

  “只要你不说假话,我就犯你一条生路。”苏黎听到这,嘴角挂着讽刺的笑容,看着眼前的男人。

  “好,我们是京城来的,是魑派我们来的。”黑衣人仿佛下了重大决心,说出这一句话。

  “吃?吃是什么人?”真奇怪,还有什么吃的。苏黎心想是吃货还是四鬼里的魑?

  “回夫人,这魑是四鬼组织的领头之一。”真奇怪,夫人怎么犯上了四鬼?

  “没错,我说了,希望夫人能如约放了我。魑是四鬼组织的头目之一,我们是四鬼的人。”另外一个听到同伴已经说了,也自行说了出来。

  “你们四鬼组织为何要杀我,这次派了多少人来,还有多少人,盘踞在哪里?”苏黎怒了,自己在凌霄城的百花镇,怎么就招惹到什么魑了,一听就感觉像是杀手组织,奶奶个熊。到底是什么人,有何居心,要夺财产也不是这么个夺法。

  反正她都不在,爱谁要,谁要去,偏偏要雇佣杀手来杀她。苏黎苏黎浑身散发出一个信息:姐怒了,后果很严重!

  “我们只是听到头儿下的命令而来的,具体原因我们不需要知道。这次来的一共有五十日人在凌霄城,这百花镇有三十人,今晚来的有二十九个,还有一个在镇上等我们的消息。”

  黑衣人一五一十的告知出来,就希望苏黎能放他们离开。

  “镇上的哪里?如若不说,今晚就别想走了。”苏黎眼睛眯了眯,这可真是下了血本了,来了五十个,百花镇就有三十个,其中二十九个都到这了。看来是查清楚她的身份了吧!

  “这个不知道,只要一过子时,未见到我们回来,他就会自动离去。现在恐怕已经走了,说了也没用。”

  听到这话,苏黎更加生气,看了顾明轩一眼,在看看阿青,对着地上的人道:“你们为何要来荷花村,说!”

  “此次前来寻找青碧的主人消息,一旦找到格杀勿论。我们找了好几天都没有消息,想到魑头领说过,到梨花村,杀光姓苏的。可昨天查过,姓苏的一家已经搬走到荷花村,这才前来的。”

  苏黎一听怒火燃烧,如果要杀姓苏的,这梨花村当初不就是他们一家人姓苏吗?自己在荷花村,他们就这样大手笔,那大概在凌霄城,怎么办?大哥一介书生,虽然也干农活,但不会像阿青他们有武功,这岂不是白白送死?

  想到这,苏黎有些害怕,害怕大哥和小翠嫂子遭遇不测。颤抖着身子,双目散发出怨恨的光芒:“说,为何要杀姓苏的人家?还有什么见鬼的青碧是什么东西。找他们的主人,有何依据?”

  “我说过,杀人不需要理由,我们只需要听从命令形式。至于青碧的主人,据说身上有胎记,什么胎记不知道。但凡是身上有胎记的女子,一律格杀勿论!”

  顾明轩一听这话,眯了眯眼睛,沉着声音问道:“这两天镇上,不,应该说是凌霄城各个地方的几起年轻女子遇害的事情,和你们有关系?”

  本来还没多想,如今他们这么一说,想起仵作的话,这些死掉的女子,没有任何的共同点,唯一能扯上边的,就是身上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胎记。死掉的女子,揭示年约十七岁。

  “好啊你们,做杀手还不够,还要做淫贼,偷看人家女子洗澡是不是?要不然怎么知道胎记之类的。成了,我说过会放过你们的。但他们放不放过你们,那就和我没关系了。”

  苏黎气愤之极,突然想起相公说过,她的右肩也有胎记。她又姓苏,合着这些人根本就是过来杀她的呗?

  “你说话不算话!”黑衣人没想到自己交代完毕,最后的结果还是要死。顿时忿恨的看着苏黎,那目光彷如要吃了她一般。

  “我怎么不算话了?我是放过你们没错,但他们放不放过,和我什么关系?好了,韩昆,这几个人随便你们怎么解决,我再也不想看到他们。”

  韩昆点点头,带着那三个人下去。苏黎命人将剩下另外一伙留下来唯一的一个人耳朵里的棉花拔掉。

  “很好,就剩下你一个人了,刚才的事情都看见了吧?我知道你听不见,但如果不想被那么对待的话,最好老实的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来着有何目的,最好一五一十的给我告知。”

  黑衣人看看苏黎,想起之前听到青阳府这个名字,便点点头:“我是薄太师府的人,奉太师之命,前来寻找青碧的主人。”

  “好啊,你们又是来寻找青碧的主人,是不是又有什么胎记之类的,然后跑去看人家姑娘家洗澡啊?”

  苏黎一听这话,顿时来气了。一个两个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那个什么见鬼的青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黑衣人一听这话,微微愣住,随即点点头:“是的,我们来找青碧的主人,其实是我家小姐。”

  苏黎一听这话,有些愣住,什么薄太师,又他家小姐,这又是唱哪出戏?

  “你不是来杀人的?”顾明轩已经陷入了沉思,现在的情况好像越来越复杂。一拨人来杀,一拨人来找人。这太师府,青阳府的人都出动了,连带的还有四鬼组织,这到底和这里有什么关系,和小美人到底又有何干?

  “不是,太师命令我们找到人,先保护起来。有人要对小姐不利,如若碰上青阳府的,在一旁协助就好。”

  听到这话,苏黎有些不相信,今晚的心情,真的是大起大落。不过他们找人就找人,怎么跑到荷花村闹什么?

  “你找人就找人,跑到这荷花村来做什么,来荷花村的目的是什么。别说也是为了找姓苏的,哼!”

  他们姓苏的什么时候变成香饽饽了?

  黑衣人面色一红,随机点点头:“太师说过,之前宸王府从苏然的手里拿到青碧,但她不是青碧的主人。

  也就是说其实和我们家小姐接触过的,也就是苏家人。因而找到苏家人,问清楚之后,也许就能够找到小姐了。”

  苏黎面色一冷,苏家人,和她什么关系?那个苏然苏青和苏刘氏,和她一丁点关系都没有,爱招就找去,别来烦她。

  “你走吧,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谁也不知道什么见鬼的青碧是什么东西。”苏黎拂了拂手,让阿青将人放了。

  这个人眼睛真诚,应该不像是说假话的。

  “我不走,青阳府的人在哪,我就在哪。你放心,青阳府要保护的人,也是我们要保护的人。抱歉,打扰了,我们会和他们一样,守护在荷花村的村口,不会让那些人有机会得逞的。”

  黑衣人看着苏黎,也已经大概猜出她就是苏家的人了。她身后跟着那些人,不是普通的一个村民所有的。

  来着之前,他们已经做好调查了,这荷花村能有这样气势的,除了那个苏黎夫人,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

  而且青阳府的人,也都在这边,看来也许是她的可能性比较大。虽然没看到小姐在哪,但看眼前的女子年龄,如若小姐当年生出来的孩子是个女娃,也许是这个女子。毕竟她和老爷长相有些许的神似。

  虽然小姐的画像他没见过,只要拿着青碧带上,或者胎记一确认的话,应该就是小小姐了。但愿他这次误打误撞的没错,回头让老爷给个小姐的画像,随便将这里的情况,告知。

  看着远走的黑衣人,苏黎抚了抚额,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什么青碧啊。还有她怎么就那么命苦,就因为姓苏,就有人要杀她。亏她还以为是有人争夺财产,要杀她咧的,看来果然是电视剧看多了。

  顾明轩看解决完了,站起来对着苏黎道:“走了,不是要给我酒喝吗?难道你想抵赖不成?”

  今天的事情,他一定会好好查清楚的,那个什么去青碧,到底和何东西。看着小美人的神情,怎么感觉和她有关系呢?

  苏黎摇了摇头,散去这些恼人的想法,站起来,看着那留个黑衣人,希望他们能够给出解释。

  “回夫人,我是方毅,这是次来保护您十个人里暂时的领队。如今队友牺牲了四个,希望夫人帮帮忙安葬一下!”

  苏黎一一看过去,点点头,只要是相公安排过来的人,那就一定是好的。便道:“家里有地方住,你们不必住在外面。现在开始,你们跟着阿青和韩昆,家里也有很多事情要做,听说你们文武双全,刚好可以帮得上忙。”

  方毅点点头,来之前已经做好思想准备,要被物尽其用了。看来果然不假,这人都还没解决,夫人就已经开始了。

  “阿青,你明天派人去凌霄城看看大哥那边。你知道的,人家既然能够找姓苏的找到我这,恐怕大哥那边也会出事,你明天就派人或者亲自过去看一看先。”

  苏黎就怕苏豪那边出事,他现在除了课业,还得帮她看着那几个店,已经分身乏术了。这时候要是有人一动,那就完了。

  “是,夫人。明天一早我便亲自过去看看,另外会安排几个人到他的身边,你放心吧!”想来那些暗卫应该也会到一些,先安排过去再说。

  “走吧,你不是要喝酒吗?”苏黎看了一眼顾明轩。

  回到家里,安顿好方毅等人后,苏黎也开始睡不着了。看着去年酿的葡萄酒,轻轻的闻了闻,总觉得没有前年和相公一起酿的香。不过那是和相公一起才能喝的,像顾明轩只能喝去年自己酿的这种。

  顾明轩还没开始喝,先学着苏黎,看着碗里色泽鲜艳的葡萄酒,端在鼻尖,微微一闻。一种甜腻中又带着香醇的酒味,本想喝一口试试,但看到眼前的小美人只是轻轻一抿,闭上眼睛,仿佛喝的是什么天上的甘露一般。

  想了想,也学着她,喝了一小口,闭上眼睛,一点一点慢慢的咽下去。

  “怎么样?”苏黎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顾明轩闭着眼睛在品尝,一脸你很上道的表情。

  顾明轩睁开眼睛,嘴角上扬,他没想到,在这还能喝道如此美酒。这可不是市面上的那些酒能够比拟的。而且看着色泽,还有口感,男女皆宜。很,很好,看来两人又有合作的东西了。

  “很好,这酒花香、果香突出,芳醇柔顺,十分典雅。细细品味时细腻雅致、柔美可口、丰满润舌、爽利清新。好酒,咱们可以来谈谈这个合作!”

  本来他想着是养猪的那个,看来这个葡萄酒更适合合作。这天下爱酒之人何其多,像这种不可多得的葡萄酒,应该更是稀少。他有那个信心,只要他们一合作,将这种打入贵族圈,到时候要将酒的层次上升到,有银子也买不到的这种地步。

  “这个酒,我咱们还不想进行售卖。等可以了,到时候再和你谈吧!”苏黎看了顾明轩一眼,这家伙也知道这是好东西,还想来和自己分一杯羹?

  “别到时候谈,今天要是不说,今晚我恐怕就要睡不着了。这样吧,你有什么条件直说,只要不是太离谱,我都答应你!”顾明轩看苏黎这意思,明白就不想和自己合作。这怎么可以,像这样的好酒,如若他不参一脚的话,以后想喝,恐怕都难。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那我提条件了。酒由我提供,你进行销售,事后分成,我七你三。当然,这什么店,请什么人之类的和我没关系。还有我要保证这酒的品质,不容许出现做假。另外这酒必须得贴上我们转有的标签才行。

  除了这个,还必须得给这葡萄酒专门定做瓶子来装。这样才能衬托出葡萄酒的高贵典雅,这一系列的费用全部由你来出,瓶子我来涉及。你能做得到吗?”

  如果是这样,有人帮自己卖,这娶到不用自己担心,什么都不用自己花钱,那当然是没问题。

  顾明轩一听这条件,说脸不青黑,那是假的。这女人要压榨人,那也太狠了。不过一想到如果酒的价格昂贵,并且量稀少的话,应该也不是太大的问题。一瓶酒如果能够赚上三两银子甚至三十两,那么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就看自己怎么将这个酒的高度抬高了。

  “你六我四,怎么样,你这三成太苛刻了。”看着女人是没有讨价的余地了,不过还是得问问看,虽然心里有数。

  “不行,就这样,你要是愿意,咱们就先合作,我那还有一些,你可以先试试。要是不行,那就拉倒。”

  苏黎不想多做废话,她还得赚钱养小肉包和小熊熊。关键是小熊熊的治病呢,她不将银子大把的划拉到自己的口袋里,拿什么养两个孩子,给他们健康的身体。

  “三成五,你看着请员工,店面,还有推销出去,另外这瓶子的制作等等都需要银子。你只需要提供酒,其他的东西都不用你操心了,这一地都不为过吧?”

  顾明轩想着心里就呕血,这女人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比自己这个行商的还要奸诈。

  苏黎一听,好像真的是这样,自己出葡萄,提供酿酒,什么都不用自己担心,还能够将酒提高到一定层次,那也可以。


(杂)(书)(网)(w)(W)(W).(Z)(A)(S)(h)(u)。(N)(E)(t)
(提示:可按← →键翻页) 上一章节 回良田千顷养包子书目 下一章节
520网络小说网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网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