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

字号:

139 信誓旦旦

重生之贵女逆袭,139 信誓旦旦



  看小说“ ”

  公仪亨?!怎么是他!

  她来不及在面上露出一丝不耐烦,便打眼往那厅子里看。ai钀鐻遽此刻天色尚早,还没到飘香院挂灯迎客的时候,巡巡看了一圈,这诺大的厅子里冷冷清清,只有一个男人,便是此刻抱着她的这位,她眼眸往上一挑,扫到站在二楼拐角暗处的落羽对着她竖起大拇指。

  不会……难道……她有点不敢相信心中的猜测,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一心进那主考官的后门,没想到这门早就为她敞得开开的,她却一直扭着脸不愿意往里进。

  “有没有伤到哪里?”公仪亨盯着她的眸光很是焦灼。

  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如此的突变,灵光一闪,便闭上了眼睛,脸朝他怀里一歪装晕。

  耳边是公仪亨焦急的呼喊,伴着他上楼的脚步声,急促的、如同他此刻的心跳。

  扑通扑通的如鼓声,让她贴近他心口的耳,听得格外清晰。那时候,她觉得人生命运,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当日在夕国皇宫池边她和他的偶遇,就是为了今日让她骗上他一场,这……算是一段孽缘吧!

  龟公落羽领过来的郎中,不知道是不是收了落羽的黑钱,还是医术不精,没看出她装晕也就罢了,居然还拿银针扎她的穴位,最郁闷的居然是每一个穴位扎准的,东一下西一下,扎得她实在不能再忍,便微微颤了颤眼皮,为醒来做个预警。

  “姑娘!姑娘!”公仪亨见到她的微颤的睫毛,便急急唤她。

  她应声,徐徐睁眼,双眸是佯装过的茫然。

  公仪亨如释重负地模样,脸上的凝重一散:“姑娘!你总算醒了!”

  “我这是在哪?”晕过去的,醒了总是得来上这么一句才算是正常吧!

  公仪亨的眼角微微的往下弯,声音也越发得柔了:“你还在飘香院里,方才你晕倒了!”

  她点点头,把眸色中的茫然无措,妆点的妥妥,眉头一皱,嘴里轻轻发出嘶嘶的抽气声,配合着那郎中拔银针的动作。

  公仪亨一脸心疼的提醒郎中:“大夫,轻一些!”

  “哎呦!要是我像你这般怜香惜玉的,就下不了针了!不下针,这姑娘哪里能醒!”郎中的神色很是不耐烦,利落的收了最后几针,把银针往针包里一插,收拾药箱,把手往公仪亨面前一谈:“人我给你弄醒了!这诊金?”

  公仪亨闻言,便把手伸向了腰间,摸来摸去没摸到钱袋,这才想起,方才自己个儿出门,是为了去练剑的,为了追人来到这边,连手上的剑都落在了林子里,垂下了手,对着郎中道:“今日出门的急,没带银两,诊金我明日让人送到府上!”

  “明日让人送来?”郎中一听这话,便有些不乐意了:“这话我听得多了,还没有在哪个明日里收到过诊金呢!今日事今日了,我就在这儿等你,你回家拿钱去,反正这姑娘在这儿,也不怕你不回来!”话音刚落,郎中便提着药箱子走到了椅子旁,翘起二郎腿往上一坐,一副准备打持久战的模样。

  佳人被公子所救,悠悠转醒,接下里正是互诉衷肠,推进感情的好时机,怎么能让一个二把刀郎中给搅了!

  柳青青佯装着虚弱,支撑着坐起,拔下头上的银簪子,颤着手把银簪子往前一递:“这个可够诊金?”

  “这还差不多!”郎中眼睛往她手上一瞄,起身走到床边,正要接下簪子,却被公仪亨拦下。

  公仪亨挡在郎中的身前,解下腰间的玉佩往郎中怀里一扔:“这个给你,用权当做了诊金,快走吧!”

  郎中的眸光因为手上的玉佩而晶亮,压不住脸上眉梢的窃喜,提起药箱子一溜烟出了门,生怕公仪亨后悔似的。

  果真是不知疾苦的皇子!一根簪子,才值多少钱,那块玉佩色泽通透,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上等玉器!

  她微微皱了皱眉,眸光在挡住床前的这个人转身的一瞬间,恢复了柔和。轻轻咳了一下,做娇无力状,靠坐在了床头。

  公仪亨俯身给她掖了掖被角,“一会儿我让御医过来瞧瞧,那郎中我总觉得不牢靠!”

  “御医?这儿可是飘香院,你把御医请这儿来?”正要过来了,夕国百姓茶余饭后又多了一项谈资。

  公仪亨闻言,垂眸想了想,认真道:“请这儿来是不妥!那我让人备车,你和我回府,我再传御医过来给你瞧瞧!”

  那晋王府她可不去!一入将相王侯家的门,那是非可就是不断了,她的目的只在当那中选舞姬,可没有兴趣但那王府里侍妾侧妃!

  她摇头:“我没病,不用瞧了!”

  公仪亨脸上的担忧没散:“虽说方才那郎中没看出什么,但方才我听你咳了一下,这病都是有先兆的,一声咳嗽,一个喷嚏都不能大意的,还是让御医看过,我才能放心!”

  这句‘才能放心’说得好,能让她顺势把话头接到男女之情上!

  她的眉梢眼角带上了情韵:“王爷,为何如此关心我?”

  “我……”公仪亨的脸,在她的逼问下,腾地红了,双眸不自在地看向了床尾:“方才你为何会从二楼落下?”

  这也是她想问落羽的,那个据说是最经典的见面方式,是以一个什么奇葩的理由支撑的!好不容易的接住的话,怎么可能让他这么轻易的转过去!

  她略微垂下了眸,似是含羞带怯的模样:“我以为王爷没跟过来,便想出去瞧一瞧,情急之下,便没留心脚下!”

  “你……要去寻我?”公仪亨一怔,似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她轻轻颔首:“嗯!”

  在爱情面前,大概再聪明的人,智商也会化为零!

  公仪亨便问了这样一个傻问题:“为何要去寻我?”

  “王爷,在林子里说的话,难道是假的?”她应对得很好,顿了顿,含忧带怨地把头往床内一偏:“若是这样,那便算我什么都没说过!”

  会不会太快了点?她在心里琢磨,这推进的速度,但实在顾不得了,舞姬的遴选之期就在眼前,哪里还容得她慢!

  “自然是真!我这就去和舅舅说!”公仪亨总算是反应过来,惊喜之色在眉梢眼角漫开,提起衣摆,便想往外走。

  “等等!”她叫住公仪亨。

  公仪亨回头,面上的喜色凝住,眉心浮起一抹愁云,似是怕她翻了悔。

  她看了过去,“王爷……我想问问你,你是不是真心想和我在一起?”

  公仪亨信誓旦旦:“自然是真!”

  “那就请王爷,不要去和你舅舅说我们的事儿!”

  “这是为何?”公仪亨不解。

  “那日在宫里的事儿,难道王爷忘了吗?”她提醒。

  “你是担心母妃不喜欢你?”公仪亨恍然,眉心的愁云立时散了:“你放心!母妃最疼我了!平日里虽然有些严厉,但但凡我喜爱的,想要的,莫不成全了我!上次的事是个误会,只要我和母妃说清了,相信母妃会成全我们的!”

  毕竟单纯啊!这世道,哪里会有想得这么简单!

  “那王爷,准备怎么和玉妃娘娘说我们是如何再相遇的?是不是想把昨夜的事儿也一并告诉了玉妃娘娘?此刻,我可是个舞姬,这儿可是飘香院!”这番话,足以毁灭公仪亨对于他俩前景的所有美好想象,一般人家尚且注重声誉,更何况是万民表率的皇家,即便玉妃再疼儿子,也不可能让儿子娶一个青楼出身的女子做妃子,只怕她此刻这样的身份,连做公仪亨一个侍妾都不够格,更别妄论其他了。

  公仪亨果真被这番话打击到了,想了片刻,下定了决心似地:“我去求她!若是不成!我便求父皇……大不了,不做这王爷,不要这皇子的身份!”

  这话即便听听也是顺耳的!

  她散开了脸上的忧伤,捂住了心口,戏码演得十分投入:“王爷为了我宁可抛却身份不要,这份真心,我怎可让王爷为难!我……”

  唇兀然被公仪亨点住。

  “不!不要说!不要说!不要说离开的话,你知道昨夜,我一直睁着眼都不敢睡,生怕那是一场梦!你不能如此残忍,方才把我拖入云端,此刻便要松手,让我重重到地上!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对我!”

  眸中的坚定,足以让顽石动容,何况她这还未化成铁石的心!

  她拉下了公仪亨的手,“你不让我说,那我这既能让你不丢掉王位,又能让我俩在一起的主意,岂不是白想了!”

  “我们两个……在一起?”公仪亨喃喃的重复着,反应了过来:“那快说!”

  “我听说,被选中的舞姬,在御前献舞之时,常被王侯将相看中,向陛下求赐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若不这么问一问,便不能引出后面的话。

  公仪亨点头:“嗯,张尚书的二夫人,和平阳侯的侍妾,还有那王将军的九夫人便是……你是想……”

  聪明人,果真是一点就透!

  她不语,等着公仪亨自己把话说出来。

  但岂料,公仪亨却神色一凝:“可是……即便是那样,我向父皇讨了你,也顶多只能给你侧妃的名分。可我想让你做我的正妃啊!”

  


(杂)(书)(网)(W)(W)(W)。(Z)(a)(S)(h)(U)。(N)(E)(T)
(提示:可按← →键翻页) 上一章节 回重生之贵女逆袭书目 下一章节
520网络小说网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网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