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

字号:

038章 阮家轻侯

  楚天坐了起来,目光怜悯地看着她。“就这么说定!反正这次婚约我是一定要阻止的。”

  “你阻止不了的,你连我都说服不了,怎么能说服他人?我知晓你想做什么,可是即便你比鹿郴再优秀、再有前途,你是未来的他是现在的。而且实话告诉你,这个婚约是祖父极力推动的,他不想让我和你有太过牵扯。”

  “阮仁杰?就是他让你不能来楚府的吧,是他破坏了我们的计划。那老头我早晚让他领教一番沙包大的拳头。”楚天不屑道。

  “嗯?你太没礼貌了,怎么能直呼我祖父的名字!他是为我好的,不然就不会推动这个婚约,而是把我卖给你们楚府了。那样他能获得的更多。”

  阮轻盈认真道。她内心还是很感动的,阮仁杰说了许多,处处为她着想。如此她也原谅了祖父把她关在家里不让她帮助楚天的事情。

  楚天摇了摇头,这孩子还是太单纯啊。阮仁杰那个人精,修行可能差点,在算计方面可是老手。楚云筱三人消失,是他第一个喊出并认定三人是被仙人带走或者去了仙人空间的。这和他几番交道下来,楚天断定他当时就是瞎胡说的。反正说错了没啥,如此可以引来燕北六州诸多贵族的关注。

  说对了,就像现在,这名声层层向上涨,现在的燕北六州谁不知安平城阮仁杰的大名,“很有见识的一个人”。

  阮府的随从和楚府的随从在庭院中等了许久。薛灵珊站在那里,他们自然不敢过去打搅正在交流的楚天二人。

  许久之後,几个随从才欣喜起来,看到楚天终于做起来了。

  随即他们又失望了,二人又在那里交流,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两府的随从来了一波又一波,楚云展和阮轻侯正在等着呢。

  实在等不及了,楚府一个大胆的随从上前,“薛先生,能否告知一下小公子,三公子和阮府的四公子正在等着呢,这已经许久。”

  薛灵珊瞥了他一眼,这个没眼色的,在你们眼里阮轻侯重要,可在你们小公子眼里阮轻盈才是重要的、是他此行目的。阮轻侯见不见有什么关系呢。

  又等了许久,有随从急忙奔来,说是阮轻侯要到了。

  今日阮轻侯本当接待楚云展这样身份地位的年轻客人的,楚云展见过之後,左等右等楚天还是不来,派去请的随从已经好几拨。他只好放下客人先来此处。

  他找楚天是有要事商量。作为阮府的核心子弟,他是有资格知晓内情的,楚云展今日既然带着楚天来,目的肯定是阮轻盈。

  进入阮轻盈庭院,见到薛灵珊,他有点恍神,即便薛灵珊轻纱蒙面,他也能感知到看到她的魅力,一时有些心动。

  不过不便多说,他简单和薛灵珊问好,尔後向楚天二人走去。

  阮轻盈见到兄长到来,知晓耽误了许久,这次聊得太久。“楚天,向你隆重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四哥、四郡三杰之一的阮轻侯!”

  这就是祁曼丽之前以之为志向的三杰之一?果然是人中龙凤,二十多岁已经五脉高阶的修为,英俊潇洒,不愧是诸多贵族姑娘心中的完美男神。

  “你应该先向四哥我介绍他。”阮轻侯看着楚天对阮轻盈说道。二人是堂兄妹关系,阮轻侯排行第四,因而是四公子、四哥。

  阮轻盈这才发现不妥,方才的话语似有把楚天当作自己一方而把四哥当作外人的意思,这是失礼的。怪只怪楚天身上有种奇怪的魔力,让人忍不住亲近之。

  一番礼仪之後,进入正题。阮轻侯说明来意,请三人去他的庭院小坐。

  本来他是只想找楚天商量要事的,见过薛灵珊之後改变了主意,邀请三人先去他的庭院小坐,打算之後人散再找楚天密谈。

  “阮四公子,若是有事还是先说吧,且在此处。谈完事情之後再去你的庭院。”楚天看其神色就知晓阮轻侯有话要说。他做事的逻辑是先把重要的事情解决,反正他又不用去招呼上府的宾客。

  见状阮轻盈去找薛灵珊,她觉得阮轻侯应该也是来阻止楚天的。这个四哥对她一向很好,与她关系虽非亲兄妹胜似亲兄妹;优秀的子弟是在一起长大的。

  阮轻侯一想也是,若是晚宴开始之後再说,恐怕时间未必来得及。

  四脉修为只能制造五丈之内的真气屏障,五脉修为则可以制造二十丈之内的,因而除非五脉、六脉修为的人靠近十丈,否则不用担心言语泄露之事。

  确定周围并无人能听去,阮轻侯忽然之间不知晓怎么开口。

  “有两种可能,一你是个俗人、庸人,来劝我不要阻止、干涉此次婚约的。二你是个雅人、才俊,是来和我商议如何阻止、干涉此次婚约的。”

  楚天先说,提个引子,等着阮轻侯回应。

  这孩子的聪明超出阮轻侯的推测,不过如此才是正常的,锦绣阁仙人的正式弟子,即便两岁,也比那些十七八岁的青年聪明。

  “找你是第二种情况。如此你应该也理解了祖父的这一番苦心?”

  阮仁杰的苦心?楚天想骂他,若不是修为不够,还想揍他。内情知晓者,也就阮轻盈那个单纯的姑娘会觉得他祖父待她如何之好、如此是地纯粹为她着想。

  若说骤然得知阮轻盈和楚天之事,他阻止阮轻盈出府是有一半的为她着想的心思,那么在此次事情之中他有四分之一的心思为阮轻盈着想就好了。初因楚天身怀灵气液之事二而成为众侯府和公府眼中的“香饽饽”,他担心阮轻盈和楚天牵连太多不好;那么楚天暗示锦绣阁仙人弟子身份之後,他根本就不会思考阮轻盈的利益多少,在这样的大事件中,他思考更多的可定是阮府的利益。

  有两点值得玩味,其一是阮仁杰如此迅速地推进阮轻盈的婚约之事,肯定是存着这样的意思,提高她的身价,楚府之与鹿府。就好比两相竞价,阮府得利;若非楚天看重阮轻盈,何以鹿郴顶着撕毁正妻婚约的污名也要和阮轻盈订婚且是正妻之婚约。

  若是鹿郴真有那么喜爱、看重她,早干什么去了!

  于此类似,阮轻盈的订婚之事推进越快,楚府越没有多少策略空间。那么,楚府必须付出更高的成本来接下阮轻盈。

  为何是楚府而不是楚天?这样的事情,眼明人一看就明白:楚天是个孩子所以才舍得极品灵气液,楚府会舍得?一杯灵气液挣来或者换来了一个婚约驸马,这一杯灵气液楚府会眼睁睁看着没有回报?

  正如楚云展所说,无论阮仁杰同意与否,既然阮轻盈服用了楚天赠送的那一杯灵气液,阮轻盈就该是楚家的人。一杯极品灵气液,卖掉阮府也拿不出来啊。这样珍贵的东西,论礼仪,送给你、你也不应该要啊。

  “所以,我和小叔这不是来了吗。”

  阮轻盈猜测若是楚府出面阻拦此次婚约,必定是楚云展来做;诸多了解内情的人也是如此猜测的,阮轻侯也不例外。

  “我和你小叔说了半天,他一个字也没道来。我问你,楚府是怎么打算的,有什么策略?直接跟你讲吧,我不满意鹿郴那个人,我想他和轻盈订婚。”

  阮轻侯开门见山。这点是楚天没想到的,他以为阮轻侯阻止是如其祖父阮仁杰那样来抬高价码呢。

  “而且,我确信,楚云展不会娶我妹妹的,妾都不可能。那么,楚府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来到这里是想劝说轻盈不同意?你应该知晓,这件事她做不了主。”

  楚天淡淡道:“她做不了主,你能做的了主吗。你若是做不了主,去找能够做主的来谈。实话说吧,小叔不是来办事的,是陪着我来办事的。”

  阮轻侯失声啊了一声,怀疑的目光看着楚天,“他不是来办事的,你能有什么方法解决这个问题?”

  若是楚天出面,别人只会当小孩子。而且你为什么反对?是鹿郴配不上阮轻盈还是有人要和鹿郴竞争?亦或是阮轻盈不该订婚?没一条能过的。

  “既然我敢来,小叔不办事,当然楚府是信得过我的,我当然是有妙计的。不过现在是不能告诉你的。谁知你会不会告知鹿郴那方呢。”楚天可不信,即便你是阮轻盈的哥哥又怎样,不还是阮府的人。

  阮轻侯也不分辩,“我找你是有一个策略,如此可以阻止此次婚约,也可以让轻盈进入你们楚府。不过这个策略你会付出一些东西。”

  楚天有些生气,又要付出东西,你们阮府是真把阮轻盈当作物品来卖了?

  “别误会,可不是要楚府什么贵重之物。这个策略很简单,我把你暴打一顿,就说你惹怒了我。尔後楚府必定要求赔偿什么的,便把轻盈到楚府照顾你。如此,一番混乱婚约自然是不成的,又可以轻盈离开阮府。”

  阮轻侯真诚地说道。就是这真诚让楚天没有气愤,不然他还真以为阮轻侯早就看他不爽以此为借口发泄不满。

  他嘲讽道:“这就是你的策略?果然简单粗暴。此事闹大,两家关系闹僵,虽然本来两家只是表面上的友好,订婚之事必然延期。而且既然赔偿,让阮轻盈替你这个兄长照顾我也合情合理。不过,你不能再动动脑子,想更好的点子吗!”

  阮轻侯轻轻点头,仿佛听不出嘲讽意味,“既然你同意,不如我们现在开始。”

  “等下!”楚天大叫一声退後几步,“你是不是傻啊!为什么我要被打得遍体鳞伤下不了床!而且,你不是娶了一妾吗,要是让你小妾来照顾我你愿意吗!说不定阮仁杰派你来呢,那我可就亏死啦!”

  
(提示:可按← →键翻页) 上一章节 回圣古纪元书目 下一章节
520网络小说网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网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